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全非的博客

 
 
 

日志

 
 

《宪政论》第一章:宪政的确切含义  

2014-12-21 10:4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节 此宪政非彼宪政

近年来,中国的所有社会精英几乎都被不同程度地卷入了一场大论战。这场大论战的主题就是宪政。参加这场大论战的人分别形成了两个主战场。一个主战场是官方媒体,另一个主战场是非官方媒体。在官方媒体上,反对宪政的人凭借对非官方言论的排斥占据了主导地位。在非官方媒体上,拥护宪政的人凭借对官方言论的批驳占据了主导地位。到目前为止,论战双方暂时处于势均力敌的局面。谁也不敢宣称自己已经取得了最终胜利。

虽然这场大论战的主题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具有密切关系,但是这场大论战的现状却令人感到非常失望。它不仅对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毫无帮助,而且看上去更像一场自以为是的政治闹剧。因为,此宪政非彼宪政。反对宪政的人在反对宪政的时候,没有把宪政的确切含义说清楚,拥护宪政的人在拥护宪政的时候,也没有把宪政的确切含义说清楚。由于论战双方都没有把宪政的确切含义说清楚,所以论战双方都不可能把自己想说的道理真正说清楚。反对宪政的人所反对的,也许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根本就不应当反对的宪政。拥护宪政的人所拥护的,也许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根本就不应当拥护的宪政。由此可见,要想使这场大论战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做出贡献,就必须首先把宪政的确切含义说清楚。

那么,宪政这个名词究竟具有什么含义呢?从中文名词的形成规律来看,宪政这个名词分别来源于两个名词。第一个名词就是宪法,第二个名词就是政体。因此,宪政这个名词不是作为一个独立名词来使用的,而是作为一个独立名词的简称来使用的。这个独立名词就是宪法政体。

那么,什么是宪法政体呢?所谓宪法政体,就是以形成宪法统治为目的的政治体制。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说:我们今天的共同体,特别是政治的,包括合法统治型在内。就是说,发号施令的合法性对于拥有发号施令权的人来说,建立在理性地制订、规定或接受下来的法规上,反之,使这些法规合法化又要以理性地制定或解释宪法为基础。不是以某位个人权威的名义,而是以非个人的规范的名义发号施令,命令本身的颁发,也要服从规范,而不是随心所欲、恩宠或特权。2430官员是指挥权的体现者,他从不把它当成个人的权力来行使,而总是把它当成公共的封地,这是某些人由制订的法规规范地控制的特殊的共同生活的封地,这些人可以是特定的,也可以不是特定的,但总可以按照规律性的标准来确定他们。权限,一种客观地划定的可能的指挥对象的范围,圈定了的合法权力的范围。2430

那么,什么是宪法统治呢?所谓宪法统治,就是以尊重宪法规定为目的的法律统治。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政体负责对城邦的各种官职,尤其是最高官职的某种制度设置或安排。343政体就是政府,是权力尤其是最高权力的分配方式。345法律都是根据政体制定的。如果说,政体是对城邦官职的一种设置,是对城邦权力机构和共同体的目的的一种设计,那么法律则是对政体所包含的诸如此类的内容的规定和确认。363-64

那么,什么是宪法规定呢?所谓宪法规定,就是以建立国家组织为目的的法律规定。正如霍布斯所说:像这样统一在一个人格之中的一群人就称为国家,在拉丁文中称为城邦。这就是伟大的利维坦的诞生,——用更尊敬的方式来说,这就是活的上帝的诞生;我们在永生不朽的上帝之下所获得的和平和安全保障就是从它那里得来的。1132当一群人确实达成协议,并且每一个人都与每一个其他人订立信约,不论大多数人把代表全体的人格的权利授与任何个人或一群人组成的集体(即使之成为其代表者)时,赞成和反对的人每一个人都将以同一方式对这人或这一集体为了在自己之间过和平生活并防御外人的目的所作为的一切行为和裁断授权,就像是自己的行为和裁断一样。这时国家就称为按约建立了。1133

那么,什么是国家组织呢?所谓国家组织,就是以缔结社会契约为目的的社会组织。正如卢梭所说:只是一瞬间,这一结合行为就产生了一个道德的与集体的共同体,以代替每个订约者的个人;组成共同体的成员数目就等大会中所有的票数,而共同体就以这同一个行为获得了它的统一性、它的公共的大我、它的生命和它的意志。这一由全体个人的结合所形成的公共人格,以前称为城邦,现在则称为共和国或政治体;当它是被动时,它的成员就称它为国家;当它是主动时,就称它为主权者;而以之和它的同类相比较时,则称它为政权。至于结合者,他们集体地就称为人民;个别地,作为主权权威的参与者,就叫做公民,作为国家法律的服从者,就叫做臣民。221

那么,什么是社会契约呢?所谓社会契约,就是以保障天赋人权为目的的社会共识。正如卢梭所说:唯有一种法律,就其本性而言,必须要有全体一致的同意;那就是社会公约。2135如果我们撇开社会公约中一切非本质的东西,我们就会发现社会公约可以简化为如下的词句:我们每个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共同置于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并且我们在共同体中接纳每一个成员作为全体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20

那么,什么是天赋人权呢?所谓天赋人权,就是每个社会成员在对其他社会成员承担社会义务的同时必须拥有的那些与生俱来的社会权利。正如约翰·洛克所说:人们生来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如果得不到本人的认可,任何人不得剥夺别人的这种权利,也不得使别人处于另一种政治权力的统治之下。唯一能是一个人放弃自然赋予的自由并受制于另一个人的方式是:和其他人达成一致,加入一个社会团体或者和其他人组成一个社会团体,从而确保能过上安全、舒适和和平的生活,这样他们就能更好地防御自己团体之外的任何侵犯。23158

上述定义表明:宪法政体是宪法规定的必然产物。哪里存在着宪法规定,哪里就必然会产生宪法政体。要想认识和理解宪法政体,就必须首先认识和理解宪法规定。

上述定义还表明:宪法规定是国家组织的必然产物。哪里存在着国家组织,哪里就必然会产生宪法规定。要想认识和理解宪法规定,就必须首先认识和理解国家组织。

既不知道什么是宪法规定,又不知道什么是国家组织,却又在那里舍我其谁地反对或者拥护宪政,纯属狂妄无知的愚蠢行为!

第二节 中国并不缺少宪政

把宪政的确切含义说清楚之后,我们就可以重新审视这场大论战的是非对错了。在这场大论战中,论战双方从一个相同的论据中得出了两个不同的结论。这个相同的论据就是:中国缺少宪政。拥护宪政的人认为,由于中国缺少宪政,所以中国需要宪政。反对宪政的人认为,虽然中国缺少宪政,但是中国不需要宪政。但是,从宪政的确切含义来看,中国并不缺少宪政。不仅现在不缺少宪政,以前也不缺少宪政。因为,宪法政体通常具有两种表现形式。第一种表现形式是习惯宪政。所谓习惯宪政,就是以习惯法作为产生基础的宪法政体。所谓习惯法,就是将口头语言视为表达方式的法律规定。例如,汉高祖的约法三章就是一种习惯法。第二种表现形式是成文宪政。所谓成文宪政,就是以成文法作为产生基础的宪法政体。所谓成文法,就是将文字语言视为表达方式的法律规定。例如,古罗马的十二铜表法就是一种成文法。

习惯宪政和成文宪政的联系在于:无论习惯宪政还是成文宪政,都必然会通过阶级宪政的形式表现出来。所谓阶级宪政,就是以阶级国家作为产生基础的宪法政体。所谓阶级国家,就是以阶级社会作为产生基础的国家组织。所谓阶级社会,就是以阶级差别作为产生基础的人类社会。所谓阶级差别,就是将某个阶级视为统治阶级、将其他阶级视为被统治阶级的社会差别。所谓统治阶级,就是具有统治者身份的阶级。所谓被统治阶级,就是具有被统治者身份的阶级。正如恩格斯所说:国家决不是从外部强加于社会的一种力量。国家也不象黑格尔所断言的是伦理观念的现实理性的形象和现实。勿宁说,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表示: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为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种表面上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脱离的力量,就是国家。习惯宪政和成文宪政一旦通过阶级宪政的形式表现出来,就必然会通过政党宪政的形式表现出来。所谓政党宪政,就是以政党体制作为产生基础的阶级宪法。所谓政党体制,就是以确定执政党和在野党为目的的政治体制。所谓执政党,就是既能将自己视为社会代表,又能将自己视为国家代表的政党。所谓在野党,就是只能将自己视为社会代表、不能将自己视为国家代表的政党。所谓社会代表,就是某个社会群体的代表者。所谓国家代表,就是某个国家组织的代表者。正如霍布斯所说:人的权势中最大的,是大多数人根据自愿同意的原则联合起来,把自身的权势总合在一个自然人或社会法人身上的权势;这种自然人或法人有时是根据自己的意志运用全体的权势,如国家的权势等就是这样;有时则是根据各分子的意志运用,如党派或不同党派的联盟就是这样。162-63习惯宪政和成文宪政一旦通过政党宪政的形式表现出来,就必然会产生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第一种表现形式是一党宪政。所谓一党宪政,就是以一党制作为产生基础的宪法政体。所谓一党制,就是执政党只能来源于某个政党不能来源于其他政党的政党体制。例如,汉武帝的“独尊儒术”就是一党制的一种表现形式。第二种表现形式是多党宪政。所谓多党宪政,就是以多党制作为产生基础的宪法政体。所谓多党制,就是执政党既能来源于某个政党又能来源于其他政党的政党体制。例如,蒋经国的“解除戒严”就是多党制的一种表现形式。

习惯宪政和成文宪政的区别在于:习惯宪政比成文宪政更加古老。习惯宪政是宪法政体的最初表现形式。早在成文宪政出现之前,习惯宪政就已经出现了。成文宪政是在习惯宪政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成文宪政一旦在习惯宪政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习惯宪政就必然会变成成文宪政的重要支柱。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法律有两种,其一是约定俗成的非成文法。其二是成文法。我们不难发现,不成文的非正式法规所涉及的事情往往比成文法所涉及的事情更为重要,而且前者也比后者更有权威。在我看来,即使人治优于依据成文法所进行的统治,也决不会优于以习俗等非正式法规所进行的统治。360每个城邦都应该教育公民适应他所在的政体,而每个政体又都有属于自身的固有习俗,遵循这些习俗,就可以大大有利于政体的维持和保全。3152成文宪政比习惯宪政更加先进。成文宪政是宪法政体的最高表现形式。习惯宪政的出现标志着人治体制的形成。所谓人治体制,就是以形成人才统治为目的的政治体制。所谓人才统治,就是试图让优秀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的法律统治。正如卢梭所说:为了发现能适合于各个民族的最好的社会规则,就需要有一个能够洞察人类的全部感情而又不受任何感情所支配的最高的智慧;它与我们的人性没有任何关系,但又能认识人性的深处;它自身的幸福虽与我们无关,然而它又很愿意关怀我们的幸福;最后,在时世的推移里,它照顾到长远的光荣,能在这个世纪里工作,而在下个世纪里享受。要为人类制订法律,简直是需要神明。250但是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代神明立言,也不是当他自称是神明的代言人时,他便能为人们所相信。唯有立法者的伟大的灵魂,才是足以证明自己使命的真正奇迹。250立法者在一切方面都是国家中的一个非凡人物。251为了使一个新生的民族能够爱好健全的政治准则并遵循国家利益的根本规律,便必须倒果为因,使本来应该是制度的产物的社会精神转而凌驾于制度本身之上,并且使人们在法律出现之前,便可以成为本来应该是由于法律才能形成的那种样子。这样,立法者便既不能使用强力,也不能使用说理,因此就有必要求知于另外一种不以暴力而能约束人、不以论证而能说服人的权威了。253-54成文宪政的出现标志着法治体制的形成。所谓法治体制,就是以形成法规统治为目的的政治体制。所谓法规统治,就是试图让法律规定充分发挥作用的法律统治。正如布拉克顿所说:国王不在任何人之下,但必在上帝和法律之下。298宪法政体从习惯宪政转化成为成文宪政的历史过程,就是政治体制从人治体制转化成为法治体制的历史过程。正如哈罗德·J·伯尔曼所说:书写成文并公布开来的法律更为确定、更有可预期性、更为稳定。它们保护公民避免官员们对他们的人身和财产造成毫无根据的侵害。它们也保护权威避免非正义的反叛,避免对所谓专制或任意性之毫无根据的指控。成文的实在法提供了一堵抵御大众之冷酷无情的铜墙铁壁,和统治者和人民之间为防御秩序与和平而缔结的共同契约。2992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将习惯宪政视为宪法政体的主要表现形式,那么从三皇五帝开始中国就已经有宪政了。如果我们将成文宪政视为宪法政体的主要表现形式,那么从辛亥革命开始中国就已经有宪政了。所谓中国缺少宪政的说法,完全是一种罔顾事实、信口开河的错误说法。

第三节 中国缺少适合国情的宪政理论

既然中国并不缺少宪政,那么中国究竟缺少什么呢?从正在进行的这场大论战来看,中国缺少适合国情的宪政理论。所谓宪政理论,就是将宪法政体视为研究对象的政治理论。因为,不管论战双方究竟具有哪些不同的看法,他们都早已在自己的潜意识中形成一个共同的看法。这个共同的看法就是:西方国家是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除了西方国家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曾经提供过如此完整的宪政理论。那么,这种看法是否正确呢?从宪政理论的产生和发展过程来看,这种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

纵观人类历史,宪政理论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习惯阶段。所谓习惯阶段,就是与习惯宪政的产生和发展过程相适应的阶段。正如品达洛司所说:“习惯乃是万物的主宰。”83214第二个阶段是成文阶段。所谓成文阶段,就是与成文宪政的产生和发展过程相适应的阶段。正如米歇尔·福柯所说:从国家到家庭,从君主到父亲,从法庭到日常零碎的处罚,从社会的统治当局到构成臣民的各种结构,人们在不同的范围内发现了权力的一种普遍形式。这一形式就是法律,以及合法的与非法的、违法与处罚之间的相互作用。1455在习惯阶段,宪政理论必然会通过习惯理论的形式表现出来。所谓习惯理论,就是将习惯宪政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由于习惯宪政的出现标志着人治体制的形成,所以习惯理论又称人治理论。所谓人治理论,就是将人治体制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在成文阶段,宪政理论必然会通过成文理论的形式表现出来。所谓成文理论,就是将成文宪政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由于成文宪政的出现标志着法治体制的形成,所以成文理论又称法治理论。所谓法治理论,就是将法治体制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上述两个阶段不仅必然会出现在西方国家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之中,而且必然会出现在所有国家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之中。正如恩格斯所说:“在社会发展某个很早的阶段,产生了这样的一种需要:把每天重复着的生产、分配和交换产品的行为用一个共同规则概括起来,设法使个人服从生产和交换的一般条件。这个规则首先表现为习惯,后来变成了法律。随着法律的产生,就必然产生出以维护法律为职责的机关——公共权力,即国家。”31538由于上述两个阶段必然会出现在所有国家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之中,所以中国必然会为宪政理论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做出自己的重要贡献。正如伯兰特·罗素所说:“中国总是一切规律的例外。”6129由于中国必然会为宪政理论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做出自己的重要贡献,所以中国必然会成为宪政理论的一个重要来源。例如,孔子的儒家学说就是中国在习惯阶段所形成的一种宪政理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就是中国在成文阶段所形成的一种宪政理论。由于中国必然会成为宪政理论的一个重要来源,所以西方国家并不是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例如,西方国家的社会精英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曾经推崇过中国的许多宪政理论。

既然西方国家并不是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为什么许多中国人又会把西方国家视为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呢?因为,宪政理论不仅具有习惯理论和成文理论两种表现形式,而且具有一党理论和多党理论两种表现形式。所谓一党理论,就是将一党宪政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所谓多党理论,就是将多党宪政视为研究对象的宪政理论。由于中国的宪法政体从习惯政体转化成为成文宪政晚于西方国家,所以早在中国的宪法政体从习惯宪政转化成为成文宪政之前,西方国家就已经先于中国形成了一种与成文宪政相适应的宪政理论。这种与成文宪政相适应的宪政理论就是多党理论。由于西方国家已经先于中国形成了一种与成文宪政相适应的宪政理论,所以西方国家的宪政理论就必然会对中国的宪政理论产生影响作用。西方国家的宪政理论一旦对中国的宪政理论产生影响作用,中国在西方国家面前就必然会失去宪政理论的话语权。正如米歇尔·福柯所说:话语不是一劳永逸地服从于权力或反对它。我们必须承认一种复杂的和不稳定的相互作用,其中话语可能同时既是权力的工具和后果,又是障碍、阻力、抵抗和一个相反的战略的出发点。话语承载着和生产着权力;它加强权力,又损害权力,揭示权力,又削弱和阻碍权力。1466话语是力量关系的领域里的策略要素或原因。在同一个战略中,可能存在着不同的、甚至是矛盾的话语;而且,它们不用改变形式就可以在相互对立的战略之间穿行。1466-67中国在西方国家面前一旦失去宪政理论的话语权,中国就无法形成一种不仅与成文宪政而且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宪政理论了。这种不仅与成文宪政而且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宪政理论就是一党理论。因为,虽然中国和西方国家都必然会经历宪法政体从习惯宪政转化成为成文宪政的历史进程,但是成文宪政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发展方向却是不一致的。中国将一党宪政视为成文宪政的发展方向,西方国家将多党宪政视为成文宪政的发展方向。由于中国无法形成一种不仅与成文宪政而且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宪政理论,所以中国的宪政理论就必然会与中国的宪政实践产生矛盾。所谓宪政实践,就是以形成宪法政体为目的的社会实践。正如毛泽东所说: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22261中国的宪政理论一旦与中国的宪政实践产生矛盾,中国国内就必然会形成两种错误倾向。第一种错误倾向,就是试图用宪政理论来否定宪政实践的错误倾向。第二种错误倾向,就是试图用宪政实践来否定宪政理论的错误倾向。这两种错误倾向在这场大论战中都得到了充分表现。那些拥护宪政的人,其实就是第一种错误倾向的代表者。因为他们拥护的是宪政理论而不是宪政实践。那些反对宪政的人,其实就是第二种错误倾向的代表者。因为他们反对的是宪政理论而不是宪政实践。前者在拥护宪政理论的同时将西方国家视为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后者在反对宪政理论的同时也将西方国家视为宪政理论的唯一来源。两者在这场大论战中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由此可见,要想避免形成上述两种错误倾向,就必须将中国的宪政理论和中国的宪政实践统一起来。要想将中国的宪政理论和宪政实践统一起来,就必须将宪政理论的话语权从西方国家手中夺过来。要想将宪政理论的话语权从西方国家手中夺回来,就必须在唯物史观而不是唯心史观的基础上重建宪政理论。要想在唯物史观而不是唯心史观的基础上重建宪政理论,不仅必须将多党理论视为宪政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必须将一党理论视为宪政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而形成一种不仅与成文宪政而且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宪政理论。

令人遗憾的是,目前许多官方媒体对宪政二字采取避而不谈的鸵鸟政策。这种现象对于形成一种不仅与成文宪政而且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宪政理论极为不利。毛泽东曾经说过,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既然无所畏惧,为什么害怕宪政二字?其实,谈论宪政和谈论人权是一回事。因为,天赋人权就是宪法政体的理论依据。以前我们不敢谈论人权,现在我们敢于谈论人权了。谈论人权并没有使我们亡党亡国,反而使我们找到了一个与西方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武器。同样,谈论宪政也不会使我们亡党亡国,也可以使我们找到一个与西方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武器。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